首页 > 博物馆简介 > 新闻中心 > 精品展示 > 馆藏圣旨 >  > 在线交流 > 联系我们 > 博友论坛 >
 
 
清朝异姓封爵及世职

  2010-06-24 15:56:58 来源:圣旨博物网 浏览:217

      清代除宗室、外藩两套爵位制度外,还有一套适用范围更广,包括满洲、蒙古八旗、汉军八旗、汉人在内的爵位制度,统称为异姓封爵及世职,由此形成地位仅次于宗室而更庞大的贵族阶层。
        我国古代早已建立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的封建等级爵位制度,但到清代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。满洲入关前,清异姓封爵已开始萌芽,皇太极天聪八年(1634年)四月设一等公,一、二、三等昂邦章京、梅勒章京。在此之前的满洲沿用了明朝总兵、副将、游击、备御等武官名称,皇太极下令将汉文官名易以满洲之名,五备御之总兵官为一等公,一等总兵官为一等昂邦章京,二等总兵官为二等昂邦章京,三等总兵官为三等昂邦章京,一等副将为一等梅勒章京,二等副将为二等梅勒章京,三等副将为三等梅勒章京。可见,清代异姓爵位并没完全因袭古代传统的异姓爵位制度,而是先从武职演变而来,这就逐渐形成了清代一套有特色的首崇满洲,重在军功的异姓封爵及世职制度。
        清入关后,顺治四年(1647年)改昂邦章京为精奇尼哈番,梅勒章京为阿思哈尼哈番,结合传统爵位和入关前世职,建立公、侯、伯三等世爵和精奇尼哈番、阿思哈尼哈番、阿达哈哈番、拜他喇布勒哈、他沙勒哈番五等世职制度。雍正八年(1730年),为了使异姓贵族更加死心塌地效忠于爱新觉罗王朝,一改以往“公爵但分等,未有封号”的习惯,采用汉唐以来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爵前加信武、建忠、定远等封号美字的做法,“锡以嘉名”,“使勋劳之臣显功丕绩常赫在人耳目,而其子孙承袭封号亦皆顾名思义,共知奋勉,世为国家效忠抒力”。乾隆元年(1735年)根据大学士鄂尔泰、监察御史舒赫德的建议,改精奇尼哈番为子爵,阿思哈尼哈番为男爵;改世职阿达哈哈番(旧甲喇)为轻车都尉,拜他喇布勒哈(旧牛录)为骑都尉,他沙勒哈番(旧为半个前程)为云骑尉,增加恩骑尉。乾隆十三年,钦定五等封爵、四等世职二十五级承袭表:一等公,袭二十六次;二等公,袭二十五次;三等公,袭二十四次;一等侯兼一云骑尉,袭二十三次;一等侯,袭二十二次;二等侯,袭二十一次;三等侯,袭二十次;一等伯兼一云骑尉,袭十九次;一等伯,袭十八次;二等伯,袭十七次;三等伯,袭十六次;一等子兼一云骑尉,袭十五次;一等子,袭十四次;二等子,袭十三次;三等子,袭十二次;一等男兼一云骑尉,袭十一次;一等男,袭十次;二等男,袭九次;三等男,袭八次;一等轻车都尉、二等轻车都尉、三等轻车都尉、骑都尉、云骑尉、恩骑尉,自一等轻车都尉至云骑尉各袭三次,以恩骑尉世袭罔替。授封同等爵位及世职又以满洲、蒙古八旗、汉军人旗、汉人为序,地位递减。于是,清代异姓封爵及世职制度遂告完备。
        清代异姓爵位没有王爵,但开国之初追封或授封了为数不多的异姓王爵:天聪二年追封战功显赫、以身殉国的满洲正黄旗人扬古利武勋王;康熙十五年(1675年)福建总兵黄芳度拒耿精忠叛乱之招,困守漳州达两年之久,城陷全家殉节,被追封为忠勇多罗郡王;嘉庆二年(1796年)六月,乾隆时宠臣、名将,满洲镶黄旗人福康安,在平定贵州苗民起义的战争中病死,被追封为嘉勇多罗郡王;顺治元年,为了更快统一中原,清还分别晋封明降将吴三桂、孔有德、尚可喜、耿仲明为平西王、定南王、靖南王、平南王;顺治十四年(1657年)十月,大西农民军将领、原张献忠的养子孙可望,在继续坚持抗清斗争中滋长了称王称帝的个人野心,不惜同室操戈,内部斗争失败后投降清廷,被封义王,但不久又在一次狩猎中被清军射死。以上这些异姓都是因一时之需或格外“加恩”,而非定例。
        以军功立国的清朝,有汉文臣不封公、侯、伯之例,有封者均属破格加恩,并且屈指可数:孔子的后裔照传统封爵为衍圣公;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统一台湾,郑成功的后人郑克塽降清,清廷授郑克塽公爵,其大将刘国轩、冯锡范伯爵,俱隶上三旗;康熙时进士、雍正时重臣张廷玉,雍正十一年(1733年)被晋封为三等勤宣伯;两广总督孙士毅,乾隆五十三年以平安南(越南)功封一等谋勇公,次年兵败辞公爵,嘉庆元年在四川总督任内以“征苗功”封三等男,卒于军中,追赠三等公,其孙均降袭伯爵;1864年因攻下江宁(南京),镇压了太平天国之“功”,清廷封曾国藩为一等毅勇侯世袭罔替,曾国荃一等毅成伯;道光时,封陕甘总督、四川崇庆人杨遇春一等昭信侯;1878年,钦差大臣、陕甘总督左宗棠收复新疆,以一等恪靖伯晋封恪靖侯;文华殿大学士、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1868年以镇压捻军之“功”,被封为一等肃毅伯,1901年死后,追晋一等侯。真实,除衍圣公和张廷玉外,以上汉族文臣封爵亦均因军功。
        最初,汉族文臣亦无世职。雍正年间,因大学士朱轼、张廷玉、蒋廷锡勤劳辅弼、忠诚治事,特扩成例,给予一等阿达哈哈番,即一等轻车都尉世职。汉世职自此而始授。乾隆末年,八旗、绿营已不堪用,不得不逐渐更多地依靠汉族地主阶级,并发出“国家满、汉视为一体。同为殉节之士,岂可功赏之间有所异也?”的上谕,命汉文、武之臣与满臣同授世职。从嘉庆年间。特别是鸦片战争后,汉人文、武之臣受封世职才逐渐多起来。八旗世职袭次完时,有赏恩骑尉承袭罔替之例,汉世爵与世职则不然,无承袭罔替例。乾隆三十二年(1767年),乾隆帝诏令:黄芳度子孙于袭次完时,照八旗例给恩骑尉世袭罔替;王进宝以三等子爵世袭罔替;赵良栋以一等子爵世袭罔替。同时如将军张勇等皆缘此推恩。又有殉节阵亡之张国彦等十七员,军功较著元惠应昭等十四人,亦一体加恩。从此,汉人才有了爵位、世职世袭罔替之倒。
      《清朝续文献通考》卷291载:“成同中兴之际,汉人以文臣建殊功膺上赏者,项背相望,武臣彪炳尤极一时之盛,然事定以后有加封者,有追封者,往往于世职之外再兼世职”。子孙承袭,一人不能兼二,但两较大世职可合并升爵,两小世职合并升一大世职。如湖南益阳人湖北巡抚胡林翼,咸丰十一年八月以攻克安庆功赏骑都尉,即月卒,谥文忠。同治三年以克复江宁(南京)推恩死事诸臣,予一等轻车都尉世职,旋并为三等男。又如湖南湘乡人黄翼升,同治六年以平捻军功由骑都尉世职加予一等轻车都尉,并为三等男。如骑都尉兼一云骑尉可并为三等轻车都尉。并爵只及本身而止,不再承袭。
        有爵位和世职的异姓之人,比相应的一般官员享有更多的特权和更丰厚的俸禄。据《钦定大清会典事例》卷二百四十八记载,受封世爵、世职并任相应职官的异姓人,凡一等公岁给俸银700两,二等公685两,三等公660两,一等侯兼一云骑尉635两,一等侯620两,二等侯585两,三等侯560两,一等伯兼一云骑尉535两,一等伯515两,二等伯485两,三等伯460两,一等子兼一云骑尉435两,一等子410两,二等子385两,三等子360两,一等男兼一云骑尉335两,一等男310两,二等男285两,三等男260两。一等轻车都尉兼一云骑尉235两,一等轻车都尉210两,二等轻车都尉185两,三等轻车都尉160两,骑都尉兼一云骑尉135两,骑都尉110两,云骑尉85两,恩骑尉45两;不任职官的闲散公岁给俸银255两,侯230两,伯205两,子180两,男155两,轻车都尉130两,骑都尉105两,云骑尉80两,以上每银一两给禄一斛(半石)。可见,文武职官一、二品俸禄180两、155两,只及任职官的一等公俸禄的四分之一左右,相当于闲散子、男爵的俸禄。
        清王朝在利用法律的形式,把宗室奉为高等的同时,又发展传统的封建爵位等级制度,授予满、蒙、汉八旗及汉人的有功之臣以世爵、世职,使其享受比一般官员更多的政治特权和更高的经济待遇,形成比宗室族更为庞大的民爵贵族阶层,并一再鼓励一般官员尽忠报效,建功立业,进入这一贵族阶层,以此来加强和巩固爱新觉罗氏家族统治。清后期,摇摇欲坠的清王朝为了苟延残喘,更加广泛地实施这一笼络之策。然而,政治制度的落后,各级政府、军队的腐败无能,这种以军功为基础的异姓民爵世职制度也失去了原有的机制,挽救不了清王朝灭亡的必然历史进程。

 
圣旨博物网 | 清朝异姓封爵及世职
 
网站首页 - 网站地图 - 版权保护 - 联系我们